大阪夏日花火金鱼

【横雏】我喜欢你啊,村上

接上篇


开车预警


题目是开始就拟好的最后方向盘打歪了已经完全跑偏了


为了防止和谐就放在微博挂个链接了


写得很困了有些地方比较凑合

 


废话真的说完了,放链接了。

→_→链接失效,更新在评论啦。

【横雏】我饿了,回家吃饭吧

  • 赶上七月的尾巴了,接上篇。

  • 大概有些ooc。

  • 没啥要说的了。

       这句话传到村上耳朵里的时候突然产生了咒语一样的效果,来不及收起来的笑容僵在脸上,思维也变成了凝滞的难以流动的泥沼。村上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个诡计败露后被施了定身咒的无处可逃的可恶反派。村上给不出答案,只好不自然地移开眼神,不作回答,也不敢直视横山。看着村上飘忽的眼神,横山就知道自己踩到两人关系中的禁区了。每到这个时候横山都非常痛恨自己的怯懦,他想跨过这个禁区,但是试探之后又害怕会踩爆那颗阻碍着两人关系进一步发展的地雷。横山心里堵得慌,想到等下两个人又要心照不宣地假装无事发生,高涨的情绪瞬间就低落下来,收起吊儿郎当的笑容,一把抢过村上手里的购物车,推到离自己最近的收银台,像是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一样一件一件地把购物车里的商品摆上收银台。村上僵在原地,看着横山紧紧抿着的嘴唇,知道自己这次又糊弄过去了,心里却没有逃过一劫的轻松感,一次又一次的逃避对他而言是一根又一根压到背上的稻草,越来越重的心理负担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之间默契会被打破的恐慌感让他有点喘不上气来。等到收银员扫描完了所有商品,村上才缓过神来。自觉地掏出钱包付账,把东西都装好,提着大大的购物袋跟在横山屁股后面往外走。

       横山走得有点快,也不等提着一大堆东西的村上,摆明了在赌气。村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购物袋都移到了左手,腾出一只手去牵横山。村上小跑了几步才追上横山,有点收不住力,牵横山的那只手握得很紧。横山还生着闷气,不愿意让村上这么轻易地就把这事儿翻篇,但是又舍不得手上的触感,便抗议般地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握。村上感觉出了横山的小纠结,知道他这是默许了,这才安下心来,略微松了下手,调整到自己习惯的十指相扣的姿势。村上松手的时候横山脑袋空白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村上的手。

       横山突然想起了和村上的第一次约会。那时候因为某些巧合村上把他当成了女孩子,出于恶作剧的心态他并没有向村上解释,甚至在每天的短信聊天里故意加深这误会。村上笨拙的关心与小心翼翼的追求让横山觉得很有趣,他开始喜欢每天有个人跟他发短信碎碎念叨。所以当村上向他发出约会邀请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并且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横山在去见村上的时候穿了女装。横山每每回想起和村上的相识都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没有脑抽地穿女装去见村上,或者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戏弄村上,自己和村上的关系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暧昧又尴尬。

       往事很清晰,横山的心里却很乱。他觉得憋屈,想揪着村上的领子大声地吼出来“hina你到底喜不喜欢我hina你能不能喜欢我一下”。可是他没有立场这么做,从一开始就是他做得不对,是他欺骗了村上也是他先挑逗的村上,他哪里还有脸去逼迫村上做出抉择。横山开始觉得呼吸困难了,思考与村上之间乱成麻的关系总是会让他喘不上气来,他下意识地微微仰起头,想要吸进更多的空气来缓解胸口的窒息感。

       村上酝酿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个自认为不错的能逗乐横山的段子,乐呵呵地转过头想讲给横山听,却看见横山正表情有一点痛苦地深呼吸,大概是为了不让他察觉异常,横山吸气呼气的节奏非常缓慢。看着这样小心翼翼的横山,村上大脑又停止运转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假装没看见,然而横山已经察觉到他的目光停下脚步看着他了。绞尽脑汁考虑了半天要怎么打破眼前的僵局,村上有点受不了在两人之间不断蔓延仿佛要挤走所有氧气的沉默了,硬着头皮叫了一声“Yoko”。好像他先说了话就该轮到横山来接话了而他就不必再思考怎么处理眼前的麻烦一样。

       横山看着喊出自己名字后松了一口气的村上,就知道村上又等着他来收拾残局了。每次都是这样,一旦踩出界,都是由他来编出借口假装只是朋友间的正常嬉闹假装无事发生。可是他们都三十代了,还能这样自欺欺人多久呢?横山心里生出了强烈的要让村上给他们之间的关系下一个明晰的定义的欲望,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拉着村上继续往前走。

       “我饿了,回去吃饭吧。”


【横雏】你不喜欢Yokoko吗?

  • 时隔三个月的激情填坑。

  • 雏生贺和横生贺没差的吧(望天


       将桌上的资料摞成整齐的一叠放好,关上电脑,村上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走出空荡荡的办公室。

       周五的下午总是这样,大Boss早早地收齐大家的工作汇报回家陪老婆孩子,年轻的小姑娘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手挽手去约会逛街,他则和几个大龄单身男青年一起去喝点小酒吹吹牛。不过今天丸山和锦户说是要去联谊,剩下他一个人在办公室不知道去哪里好。

       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盯着显示屏上不断变小的数字,村上有点愣神。虽然并不打算庆生,但是36岁生日还是到来了。都36岁了啊,还只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小职员,领着还算丰厚的薪水,干着有点枯燥却能忍受的工作,然后回到家里看会儿书结束这一天。

       “你怎么总是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横山这样吐槽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想不起来了。明明横山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惊讶又戏谑的光,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尾音里压不住的兴奋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回答的呢?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村上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回想,决定去常去的那家便利店吃个汉堡。运气好的话,还能跟那个很可爱的女店员说说话。丸山和锦户也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去店里吃东西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跟她搭话。他俩撩拨女孩特别有一手,总是逗得女店员努力地憋笑,只有自己笨嘴拙舌怎么也插不上话。

       “叮”电梯到一楼了,飘远的思绪也被拉回了现实。无意识地整了整外套,村上慢慢悠悠地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一只白的发光的手抢走了他的公文包,把他吓了一跳。

       “慢死了。”

       听到不耐烦的抱怨声村上才安下心来。

       “Yoko你吓死我了。”

       “还不是因为你太慢我才等到天都黑掉。”

       “Yoko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吃火锅了而已,快点,再不走都买不到什么好菜了。”

       不等村上回答,横山就拉着村上往超市的方向走去。村上突然有一点感动,他知道横山说的想吃火锅是真的,但是横山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梗在胸口令人难受得不得了的寂寞感,把自己从低落的情绪中解救了出来,所以作为报答就不计较横山擅自决定了晚上吃火锅这件事情了。

       不过村上短暂的感动也就结束于他们进入超市了,到了生鲜区的柜台前两个人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挑选食材,只能站在挎着菜篮子满脸嫌弃地挑挑拣拣的大妈旁边大眼瞪小眼。

       “Hina这些菜看起来都差不多啊怎么选啊?”

       “Yoko你居然不知道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啊我都是负责吃的啦。”

       “那你还拉我来超市?”

       “要是Yasu在就好了Yasu肯定懂的。不然我们把Yasu叫出来一起吃吧!”

       听到这句话村上终于忍无可忍,“啪”地一下打开了横山快要伸进冷柜里的脑袋。“自己搞的事自己解决,都这么晚了你怎么好意思麻烦小安。”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村上清楚地知道眼前这只脸上写满无辜的大桶是靠不住的,只好认命地露出自己的小虎牙摆出大大的笑容向旁边的欧巴酱求助。“欧巴酱,请问你可以教我们挑一下煮火锅用的食材吗?”大概是因为村上的笑容太过正直,看起来高冷又挑剔的欧巴酱居然爽快地带着他俩一起选购食材了。推着逐渐变满的购物车,跟热情的欧巴酱拉着家常,大好青年村上信五觉得自己有点吃不消。瞥见那只给自己带来这一切麻烦的大桶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的样子之后更是气得又给他脑袋来了一巴掌。

       当欧巴酱终于对塞满了他们的购物车,宣布可以去结账的时候,村上简直都要跳起来喊万岁了。没等他高兴完,欧巴酱就笑眯眯地掏出了手机找他交换联系方式,说自己有个很可爱的女儿……听到这话,横山突然像狐狸闻到了肉味一样情绪高涨,一把推开村上,笑嘻嘻地跟欧巴酱讲:“欧巴酱这家伙是我妹夫啦,我单身!我单身!”看着嬉皮笑脸的大龄儿童横山裕,欧巴酱的笑容突然从脸上消失了,冷着脸地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沉默地收起手机转身走掉了。横山像是不甘心一样扯着喉咙喊了一句“欧巴酱我也很优秀的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但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显然是狡猾的狐狸守住了自己猎物之后愉悦的表情。

       被欧巴酱热情的话语攻击搞得头昏脑涨的村上被这突如其来的剧情展开弄得有点不知所措,脑袋里蹦出一堆问号,不知道先问什么才好。

       “Yoko你干嘛戏弄欧巴酱啊?”“我怎么成你妹夫了?”“不对Yoko你哪儿有妹妹啊?”

       “有的,Yokoko啊,Hina你不喜欢Yokoko吗?”